【月下老人】能不能脫單還得問「祂」?掌管姻緣的月老,連外國人都瘋狂!|瘋神說

在杭州西湖的孤山之下的白雲庵里的月老殿中有這樣的一副對聯:

願天下有情人,都成了眷屬;

是前生註定事,莫錯過姻緣。

這副對聯出於王實甫的雜劇《西廂記》,後來便廣為流傳,用在月老殿中自然是再合適不過的了。

( 圖/西廂記 來源/網路 )

我國至今還有稱媒人為「月老」的習慣。月老,即是月下老人的簡稱,月下老人是我國民間傳說中掌管婚姻煌神。這位神仙由來很是有趣。

據唐代李復言的《續幽怪錄》記載,當時有個叫韋固的人,婚姻一直不順。十七歲那年,他經過宋城(今河南商丘縣南)。一天晚上,他見到一位老人,端坐在月光之下,靠著一個布口袋,不停地翻著書。韋固很是好奇,忙問他所翻何書。老人答,他是掌管婚姻之神。韋固又問袋中是何物,老人答是紅繩子,用來系在夫婦的腳上,這樣一來,哪怕對方是仇敵,貧賤懸殊,遠在天涯海角,也最終會走到一起。這即是「千里姻緣一線牽」的傳說。

( 圖/韋固與月下老人 來源/iFuun )

韋固想到自己的婚姻,忙問他未來的妻子究竟是誰。老人給他查了一下,說是店北頭賣菜的瞎老太太的小女兒,此時才滿三歲。韋固偷叢地見到那女孩,覺得那女孩很是醜陋,不由得大怒,於是暗中派人去刺殺她。刺客做賊心虛,沒有刺死女孩,只刺中了她的眉心,韋固連夜逃走了。

( 圖/刺客 來源/每日頭條 )

十多年過去了,韋固從軍,在軍中屢立戰功。但奇怪的是,他的姻緣仍是不順,處處碰壁。刺史王泰非常賞識他,得知他還未有妻室,於是就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。新娘年方十七,容顏秀麗,韋固也是十分的高興,但奇怪的是她的眉心總是有一塊小小的貼花。韋固忙問究竟,這才得知妻子正是那個老人所說的「店北頭賣菜的瞎老太太的小女兒」,她本是王刺史的侄女,後被當成親閨女撫養長大。韋固這才知道「天意」不可違,從此和妻子十分的恩愛。宋城縣令聽說了這個故事,就將韋固住過的客店起名為「定婚店」,他還親自題寫了匾額。

( 圖/縣令寫匾額 來源/網路 )

這個故事流傳極廣,明初劉兌還以此為題材,寫了一本《月下老定世間配偶》的雜劇。在《紅樓夢》第五十七回中,薛姨媽也對林黛玉和薛寶釵提到了這個月下老人:

薛姨媽道:「我的兒,你們女孩家那裡知道,自古道:『千里姻緣一線牽』。管姻緣的有一位月下老人,預先註定,暗裡只用一根紅絲把這兩個人的腳絆住,憑你兩家隔著海,隔著國,有世仇的,也終久終久有機會作了夫婦。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,憑父母本人都願意了,或是年年在一處的,以為是定了的親事,若月下老人不用紅線拴的,再不能到一處。比如你姐妹兩個的婚姻,此刻也不知在眼前,也不知在山南海北呢。」

( 圖/紅樓夢 來源/謎米 )

由此可見,這個月下老人的神通實在很大。所以舊時的一些追求美滿婚姻的青年男女,都會祈求月老為他們拴好紅線,為自己找到如意的另一半。但世間的姻緣往往不會總是那樣的令人滿意,所以有許多人會說月老「不長眼睛」,造成了無數的悲劇。這當然不是月老的錯,而是古時的婚姻制度和不合理的倫理綱常造成的。

( 圖/月下老人 來源/中央通訊社 )

中國的媒神和西方的媒神區別著實不小。月下老人是一位寄託著無數人美好願望的「幸福之神」,之所以將此想像成老者,是因為老人閱歷深、社會經驗豐富,辦事比較牢靠。而西方的媒神丘比特,則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男孩,他拿著他的弓箭胡鬧亂射,往往更不靠譜,難怪西方人說「愛情是盲目的」。

( 圖/西方愛神-丘比特 來源/Pinterest )

至於拴紅線的習俗,在唐朝的時候就已經有了。據史料記載,荊州都督郭元振,年紀很大依然沒有婚配,宰相張嘉振見他很有才幹,而且長得儀表不凡,有心招他為婿。因一時間找不到媒人,於是張嘉振就想了一個辦法,他讓他的五個女兒全坐在幔子後面,每人手中各拿一根紅線,將線頭露在外面,讓郭元振隔著幔子去牽。郭元振一下牽到了最為漂亮的張家三小姐,兩人於是喜結連理。

這個牽紅線的故事到了宋代慢慢地變成了婚禮上的牽紅巾的儀式。宋人吳自牧在《夢梁錄·嫁娶》中有詳細的記載。到了清代,又變成了在婚禮上,扯起紅布,新娘和新郎各持一端,相牽入洞房。這樣的情景在古裝影視劇中仍是十分的常見。

( 圖/夢梁錄 來源/網路 )

這種在婚禮上「拴紅線」的習俗,並不僅是漢族所獨有的,一些少數民族,如傣族、白族、蒙古族、高山族等都有這樣的習俗。這樣的習俗因有「同心相結,白首偕老」的美好寓意,所以直到今天,仍有許多人堅持這樣的婚俗。筆者認為,這樣的婚俗比起隨大溜的西方穿婚紗的習俗更有意義,理應繼續堅持下去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